嘘。

不要关注我,没有未来的。
极挑。
颜色组,猪羊,菠萝无差。
双黄脑残迷妹,我家说的都是对的。
陈若轩,张若昀。双若rps。
邰方邰。双关周。
李川x符龙飞rps。
周一围x翟天临rps。
靳歌。
开封奇谈。我女朋友的男朋友。九州天空城。心理罪。白夜追凶。军师联盟。


lofter是爬墙的足迹。
啥都干就是不写。

【苏三省x方俊生】【尹正水仙】利己主义

开车预警。ooc预警。狗血剧预警。
两个王八蛋谈恋爱的故事(?)

1.
苏三省对粤剧并不感兴趣。

只是这毕忠良明明一身西装革履汉奸模样偏生想装得个像中国人,酒唯绍兴花雕可以入口,闲暇时长袍马褂棉布麻衣,就连从广州飘摇过来的红船戏班也要带上行动

处的队长们兴致勃勃地凑上一脚。
台上花旦咿咿呀呀宛转吟唱着戏词,身姿婀娜,步步生莲华,弱柳扶风似的依偎在情郎怀里,絮絮倾诉浓情蜜意,软糯娇嗔声声酥麻入骨,只是这全然不能引起苏三省的注意力。

他更多的是把视线投在台上那位遮盖着厚重白粉,眉梢眼尾涂抹得浓重艳丽满是风情的小生,不知是不是灯光打得过分耀眼,苏三省只觉他眸里星辰熠熠亮得吓人,悠长视线似穿过漫漫人潮和锣鼓喧哗与他交汇,瞬间四周都安静下来,两道光在无声中碰撞,摩擦,最后以小生率先的迈腿扭身告终。

苏三省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看自己,又或是戏子连偶然凝望观众的目光都充斥着戏里人温情诱人的儿女情长,像亟待猎食的毒蛇,一叼住猎物就急不可待地勒紧腰身。
他陡然一惊浑身冷汗,忽然就很迫切地想见一见这个人,想着想着竟然不可抑止地抖起腿来,捏住杯的手冒
起根根青筋,面目却怔怔的泛着痴儿。

可他只能耐着性子等一曲唱毕,这才贸贸然闯入后台,一眼望见那小生已经换上了身素纹勾勒的白玉长衫,脸上的脂粉还没来得及卸,唯一双噌亮圆润的眼眸直直地投来视线,如果不知道是个戏子,倒更像个娇嫩的公子书生。

苏三省以前听过,这戏班的角儿要想红,一得靠才,二得靠人,官大爷富商人如果愿意花钱捧红个角儿,这肯定是有所图谋的。

图谋什么?唯有色相。

他虽自诩不好男风,但偏最容易因为某些小事对某些人生出异样的情愫,爱其入骨,恨其深髓,于是近乎变态地时时关注着,捕风捉错。

——他看到,白面小生仿佛早有预料似的,对他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这位先生,找谁呢?”傅家班主眼尖地上前问道。

这场戏,包场的是汪伪政府手下的55号行动处,是个好主顾,戏班里目前还没有名角儿,只能靠到处跑场子维持生计,但到上海了以后忽然诸事皆顺起来,前脚到李富甲家唱戏就被李富甲看中,后脚给军官表演又有人上门,班主当然高兴得不行。

毕竟战乱纷乱的世道里,攀上政府官员的高枝儿比抱有钱人家大腿更有用。

苏三省没理会笑得谄媚的班主,一步一步走近他的目标,出口的言语虽恭承有度语调却斥着些许轻蔑。

“你好,在下苏三省。东亚政治研究所所长。”

“方俊生,唱戏的。”

方俊生,方俊生。这三个字在苏三省唇齿间极缓地兜转一圈,神情像极了品味珍馐时细嚼慢咽的琢磨。

人如其名,生则俊美。

奈何不过是个低贱的戏子,需要像寄生虫一般依附着别人而活。

苏三省单刀直入的,默然的,迅速的握住人手一扯。

“跟我走。”

可方俊生只是安静地站着,没有说话,抬起眼皮面无表情地扫了苏三省一眼,便抽出手转身重新坐下,指尖轻翘慢条斯理地对着梳妆镜卸妆。

班主赶忙上来打圆场:“是这样的,傅家班已经被李富甲买下来了,当然我知道先生你有权有势这些钱不是问题……但是我们这些讨生活的人也不容易,麻烦您能不能自己跟李富甲沟通……”

苏三省脸瞬间黑了,怒极只能用齿关一下下磨着腮内软肉拼命压抑。他习惯于强取豪夺,不懂收敛,蛮横无理,想得到的东西从来不吝啬卑鄙手段,所以他一直急切得是想要抓住什么似的,咬着牙一字一顿道。

“你觉得一个区区的商人比所长还能耐是不是?知道了还废话!问题我不管,钱阿强到时候会送过来。”

“人,我现在就要带走。”



苏三省把方俊生安排在东亚政治研究所给的另一套房子里,这本是他给李小男准备的,可是李小男总拒绝他的
求爱,这房子也就闲置下来了。

房子是好房子,偌大空旷,地处偏僻,坐北朝南,这个季节恰好有暖阳透过窗台洒入里屋,合着屋外摇曳簌簌的梧桐投下的斑驳树影抖落,仿佛可以享一世祥和无忧的岁月,若不是知晓今夕是何夕,百姓凄苦生灵涂炭,这也不失为一处避世的世外桃源。

可惜了他当初花一番心思挑的东西,如今倒让一个下九流的戏子白占了便宜。

苏三省不常来,更多的时间是埋头处理东亚政治研究所的事务,替李默群寻找潜伏行动处的麻雀。

苏三省不管他,方俊生也就乐得清闲,拿着苏三省给的钱吞云吐雾,心情好了便去班子里唱个戏,被烟熏染的破锣嗓音喑哑撕扯着耳膜,生涩难听,但是他高兴。

没人知道他不受苏三省待见,只道他有了个好后台,够得他从怯懦唯喏摇身一变成了肆意妄为颐指气使,把十几年来的委屈苦楚都通通酣畅地发泄出来。像是金丝镂空华丽纹饰装点的笼里圈养一只土雀儿,叽叽喳喳聒噪着自比凤凰。

因而方俊生更明白了苏三省的重要性。

他厌恶汉奸,可他依赖苏三省。



开车点
http://m.weibo.cn/3175177722/4047974181167724?sourceType=sms&from=106A095010&wm=9856_0004

都是肉沫肉渣……估摸会被屏。

评论(14)
热度(47)
© 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