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

不要关注我,没有未来的。
极挑。
颜色组,猪羊,菠萝无差。
双黄脑残迷妹,我家说的都是对的。
陈若轩,张若昀。双若rps。
邰方邰。双关周。
李川x符龙飞rps。
周一围x翟天临rps。
靳歌。
开封奇谈。我女朋友的男朋友。九州天空城。心理罪。白夜追凶。军师联盟。


lofter是爬墙的足迹。
啥都干就是不写。

【全职/魏方魏】一个脑洞

不务正业系列。

方世镜×魏琛×方世镜,番外方世镜太可爱了嗷嗷嗷忍不住啊啊啊!!!微cp向。

就一脑洞,方世镜逮着失踪的魏琛谈人生[划掉。

写不下去强行结尾,独饮一杯冷门酒。

ooc有,私设有。如果tag打错请联系我!


bgm-orange←没错我就是循环着这个写的。




魏琛自那之后还真走了个干净,连寝室里的衣物和生活用品都没敢来拿,估计是没胆进来,怕被蓝雨一干老小给生吞活剥了。

方世镜埋怨又无奈的作为过渡接手队长,等待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成长。

所以蓝雨这一年过的极其惨淡。

方世镜作为原本队伍替补的自由人,对各职业有着出色的认识和理解,但因手速年龄等原因实力其实跟先前状态下滑的魏琛不相上下,接手索尔萨克领着蓝雨好容易跌跌撞撞的迈进季后赛门槛又立马被一脚踹出。

每输一场比赛方世镜都会在心里恶狠狠念一遍这个不负责任的老东西。

你他妈,都一年了也不出来好好给蓝雨队员们个交代。

下赛季黄少天跟喻文州出道你也不回来看一眼。

要让他在什么地方撞见……绑也得绑回蓝雨来!


大概是老天有眼,或者说方世镜平日里积德行善好人好事做的够多,还……真让他撞见了魏琛。

大半夜从外面买了夜宵回来,瞧见一个身形极为猥琐的人不住在蓝雨的“绿色通道”附近晃荡徘徊,还不时扒着墙往里瞅。

名曰绿色通道——自然是方便队员半夜爬出去浪荡的。

这条道当初就是魏琛发现的,当即大公无私的分享给了队员。蓝雨就算是魏琛领头的,在联盟制度逐渐完善起来的同时俱乐部的规律也多了起来,比如为了保证第二天的精神充沛队员过了十点是禁止外出的。

魏琛草莽出身自然不屑这些条条框框的,跟队员打一片亲民的不行,带头违纪也是常有的事儿。

不过这条道除了蓝雨内部队员应该没人知道……不会是被什么小贼盯上了吧?

念及于此,方世镜站在不远的地方举起手机打开照相功能对准人,镜头拉近,拉近,拉近。

胆子不小啊,竟然敢对蓝雨下手?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那一瞬间方世镜的心情震惊无以复加。

即使看着模糊不清,面容也沧桑了许多,但他还是清楚的认出来了——

那就是魏琛。

那个拼了命甚至不惜以断绝所有联系为代价来狠狠斩断对蓝雨眷恋不舍心情的魏琛。

虽然想过很多次对方回来的场面,或惊喜或哀婉或煽情,无论哪种,都不如眼前、现今,对方就站在自己几个身位的不远处来的真实感强盛。


“魏琛————”


方世镜发誓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吼的最大声最倾尽全力仿佛要整个声带都给喊出口腔的一声。

他看到那个人明显的一抖,立马拔腿想跑。

他想也不想迅速追上去,像是要花尽了身上的全部力量去追赶一个世纪遥远的人。

“你还想跑…你连个交代都不给你就想跑?……可,可算让我逮到你了。你他妈…”

都逃了一年了还不够吗?

还想逃多久?

蓝雨的未来是年轻人的没错,但你就这么抛下了任他们自由飞翔吗?


“我说…方世镜你冷静点。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说行吗?…你刚才吼的也太大声了。”

魏琛嘴角抽搐的看着死死拽住衣服仿佛生怕自己又一次溜了的方世镜,好言哄着对方。

“…你得给我一个解释。”方世镜的情绪好容易稳定了些,联想到方才自己的举动耳根有些发烫,忍不住干咳了一声板起脸色。


露天烧烤摊上。

昏黄灯光暧昧的打在头顶给每个人脸庞拢上一层阴影,多了一分不真切的味道。

魏琛面对多年好友鲜少有点局促的搓了搓手,点起根烟狠狠嘬了口,橘色烟头忽明忽暗,明明是二十几最意气风发春风得意的年纪显在他身上却说不出的沧桑。

方世镜也问人讨了根烟,也没摸打火机挨着人脑袋就凑过去借火。

魏琛脸上神色说不出的复杂,他盯着方世镜沉默良久。

“…你啥时候学的抽烟?”

“你走了之后,不过也只是偶尔来一根。就想试试是什么样的滋味,能让你这么上瘾。”

方世镜的动作的确不算熟练,甚至可以称得上笨拙。指节没有老烟枪熏黄的痕迹,足够纤长,白净,能看出爱护的很好。

两人突然陷入了沉默。

魏琛知道他是在等自己开口,等自己好好交代解释一句就丢下整个战队跑了的事情。

…可这他妈的怎么交代啊!

告诉他自己怎么狠下心狼狈的逃的吗!

之前那场比赛的境况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状态他又不是不知道,迟早退役让贤的事他又不是不知道,只不过离开的方式壮烈英雄断腕了点儿,至于这样吗!

你他妈自己心里肯定都明白懂我还想让我说啥啊!

但瞅到方世镜的脸这些腹诽魏琛还是选择硬生生憋了回去。

他干干的笑了一声,声音苦涩而沙哑。

“老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蓝雨的感情……”

“这可跟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小娃儿一样啊……你说叫我这么走了我能舍得吗……”

“我不走的干净点我怕我悔啊……”

“我也知道我自个儿节操不多,但坑战队死皮赖脸留在队里,耽误队发展的事儿我可干不出来。”

“文州跟少天这俩小鬼快出道了,我惦念他们啊,就想着,我回来瞅一眼,就偷偷的瞅一眼,看他们精神倍儿好有我当年的风范我就走。”

——哪想着人没瞧见,还刚巧不巧让你逮着了啊。

真是孽缘。

魏琛唏嘘不已。

但跟蓝雨的已经断了,他肯定也没脸皮再回去,就算再怎么不服老,再怎么想逆生长而行,也终归只是梦,未来还是要留给年轻人的啊。


评论(3)
热度(48)
© 嘘。 | Powered by LOFTER